紧急!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全面禁渔迫在
发布日期:2019-12-02 16:54:10    阅读:1985

“到2019年底,水生生物保护区的渔民将已经退休,并将第一个全面禁止捕鱼。到2020年底,保护区以外长江干流和主要支流水域的渔民将被收回捕鱼权,并被暂时禁止10年。”

这一空前严格和积极推进的长江“十年禁渔”源于今年早些时候几个部委联合发布的《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渔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计划》(以下简称“计划”)。这项计划的实施给长江带来了摆脱“禁渔”等级的希望中国科学院院士、鱼类科学家曹文轩说。

如果河里没有鱼,为什么是鱼?

长江是中国最大的河流,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最丰富的河流之一。据不完全统计,长江流域有4300多种水生生物,包括400多种鱼类和180多种特有鱼类。保护长江生物多样性关系到国家的生态安全和长远发展。

然而,由于长期的人为干扰,长江流域的水生生物资源严重减少。其中,过度捕捞是破坏水生生物资源的最重要、最直接的因素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在进一步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研讨会上指出:“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达到最差的‘无鱼’水平。”

“没有鱼”这个词真的很醒目!

据农业和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称,“四大鱼类”(鲱鱼、草鱼、鲢鱼和鳙鱼)资源大幅萎缩,幼苗数量较20世纪50年代下降了90%以上,产卵数量从最大1200亿枚降至最小不到10亿枚。为了获得捕鱼收入,一些渔民开始诉诸“电毒轰炸”、“破网”等非法作业,耗尽他们的捕鱼努力,最终形成“资源少、生态差、渔民穷”的恶性循环。

渔民们无疑对长江渔业资源的减少有着最深切的感受。

袁文彬,49岁,江西省余干县康山镇渔民。他12岁时靠渔船谋生,也是第一个使用电鱼和“摇头丸”的人。顾名思义,“狂喜”就是通过渔网的方式设置渔网,大孔设置小孔,在水中牢牢地划出地面,让鱼进出。

“在20世纪90年代初,我能在一张网里钓到400到500斤鱼,每天挣近1000元。当时,体重60至70公斤的大型鲷鱼非常常见。现在他们连10公斤都抓不到。他们可以在一张网里钓到20多条鲷鱼,而且已经10多年没见了。”据袁文彬说,鱼越来越少了,但是非法捕鱼方式在不断升级。有些人甚至拉起数百米的“无网”去捕捉所有的大鱼和小鱼。

针对这种非法捕鱼方式,曹文轩院士向记者展示了一组令人震惊的照片:就在休渔期结束后,洞庭湖“迷魂阵”的渔获中满是鲢鱼、草鱼、鲱鱼等幼鱼,体长不超过10厘米,箱子里的渔获中没有发现大鱼。

“20世纪60年代,当我参观湖口县时,我每天可以看到100多斤鲱鱼。然而,迷魂药捕获的这些鱼的重量几乎不超过50克,经济价值非常低。它们只能以每公斤几美分的价格作为饲料出售。这种捕捞对长江的渔业资源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曹文轩说道。

十年内禁止捕鱼是当务之急。

85岁的曹文轩仍然对即将出台的“十年禁渔”政策感到兴奋。早在2006年,曹文轩就首次提出了长江流域十年禁渔的建议。

“为什么是十年?以“四条大鱼”为例。它们通常在性成熟前生长四年。他们已经连续十年被禁止捕鱼。这些鱼可以繁殖两到三代,它们的数量可以显著增加。”曹文轩说道。

事实上,为了保护水生生物资源,我国已经实施了禁渔期和禁渔区等长期的鱼类资源保护制度。自2003年以来,长江流域实施了为期三个月的捕鱼禁令。

他说:「但经过三个月的休渔期及七月一日的捕鱼活动后,过去三个月的生殖成就将会很快耗尽。许多鱼在出生后仅仅两三个月就被抓上岸了,鱼的数量仍然无法增长。”曹文轩感慨道。

中国科学院院士赵进东表示,为期三个月的年度禁渔制度在保护水生生物资源和保护流域生态环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长江渔业资源急剧下降的总趋势。“迫切需要在更大的区域和更长的时间内实施10年禁渔,为长江水生生物留出更多的空间和时间进行恢复。”赵进东说。

在2012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CPPCC成员赵进东接过曹文轩的旗帜,继续呼吁在长江流域禁止捕鱼十年。“如果完全禁止捕鱼能够真正做到并得到严格执行,这将成为长江许多水生生物命运的转折点。”

除了经济鱼类,长江也是著名旗舰物种的家园,如长江江豚、中华鲟和白鲟。它们位于长江流域生物链的顶端,其数量直接反映了长江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

然而,由于过度捕捞、运输和航运以及水污染等各种原因,这些稀有物种正在离开我们:2003年,长度可达7米的长江白鲟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到2017年,长江江豚的数量已经下降到大约1000只...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鼎说,这些旗舰物种都以鱼类和一些底栖动物为食。无序的捕鱼行为减少了食物来源,也对它们造成了直接损害。水产研究所曾经救过许多长江江豚,因为它们没有食物,所以它们不得不进入一个“迷宫”去吃鱼。在斗争中,一些人窒息而死,一些人被渔网严重割伤。”

十年全面禁渔是保护长江生态系统的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措施,给包括长江江豚在内的许多旗舰物种的保护带来了希望王鼎说。

长江保护并不差

全面禁止捕鱼会影响人们吃鱼吗?

据统计,长江干流的年自然捕捞能力从1954年的42.7万吨下降到近几年的不到10万吨,同时水产养殖蓬勃发展。与全国每年6000多万吨水产品总量相比,长江干流的天然渔业现在只占0.15%。

“长江已经基本上失去了渔业生产的价值。从长江中撤出捕鱼不会影响人们对鱼类的食用,但将有利于长江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国家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局局长李延亮说。

“经过许多代的繁殖,人工养殖的鱼将不可避免地遭受遗传多样性退化。有必要补充优质野生亲鱼以提高种群数量。长江是鱼类的自然种质资源库。”李延亮认为,保护长江野生鱼类关系到中国水产养殖业的未来。

作为一个工作了近40年的老渔人,李延亮对长江里的鱼和长江上的渔民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整个长江流域禁止捕鱼不仅是为了鱼,也是为了渔民。“计划”的出台是为了打破“资源少、生态差、渔民穷”的恶性循环!"

根据该计划,中央政府将通过将一次性补贴与过渡补贴相结合,对逮捕禁令给予适当支持。农业和农村部门应当牵头对渔民和渔船进行调查,核实补贴对象的资格和条件,安排禁捕。财政部门牵头安排财政补贴资金,并按规定做好资金审计和拨付工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率先实施退休渔民就业和社会保障领域的各项政策。

2017年,流经云南、贵州和四川的长江一级支流赤水河将率先实施为期10年的全面禁渔。

"赤水河作为一条自然流动的生态河流,是许多独特鱼类的重要栖息地."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赤水管理站站长刘定明。

据刘定明介绍,为了保护赤水河的生态环境,赤水市于2015年启动了渔民从天然水域转移到其他行业的工作,投资3252.31万元。该市所有138户家庭和207名渔民都从捕鱼业退休并登陆,实现了向其他行业的转移。

2016年,赤水市侯元镇比照村渔民杨郑雄在村干部的帮助下,用补贴资金建立了一个“高山生态养鱼场”,并在城里开了一家餐馆出售自己的高山生态鱼。“现在年收入近20万元,比以前的“依赖水的汇票”强多了!"

杨郑雄的成功转型是赤水脱贫脱帽努力的缩影,也增强了整个长江流域对禁渔的信心。

今年9月,已捕鱼30多年的袁文彬正式拿起渔网,成为距赤水河1000公里的鄱阳湖当地巡逻队的一员。“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志愿者来到长江寻求保护。作为一个喝长江水长大的人,我为什么不能动?”

资料来源:《光明日报》

这些照片来自互联网。

再版编辑:李沛//编辑:杨颖//制片人:章雷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3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